《北京折疊》的創意早就有瞭,被希特勒視為神作

對於中國科幻界,近來最大的焦點。

就是郝景芳的中篇小說《北京折疊》,獲得瞭被譽為科幻小說界的「奧斯卡」的雨果獎。

這是繼《三體》之後,中國科幻文學第二次獲得的最高褒獎。

然後。

一大波自鳴得意的媒體和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,開始覺得中國的科幻小說已經很牛瞭。

甚至媒體已經發出這樣的聲音:

然而,去年劉慈欣面對媒體時,就說過這樣一句話:

首先我想澄清一點,中國科幻沒有達到世界級水平,任何一個國傢的一個類型文學,不可能憑著一本書就達到世界級水平,得有很多這樣的書才行。

光速打臉。

《北京折疊》不似《三體》這樣的硬科幻。

還是比較容易理解的,大傢有興趣可以找來看一下。

小說設定在一個未來可以折疊的北京。

城市被分成三層空間。

第一空間和第二空間享受著最底層第三空間的服務。

說得通俗點,就是上層和中層人民,壓榨剝削下層人的故事。

然而這種反烏托邦的創意,早在90年前的德國,就有人想到。

並且拍成瞭電影。

這就是魚叔今天要說的1927年的德國電影——

《大都會》

話說這部電影有多牛B呢?

作為一部90年前的電影,豆瓣一萬多人評價,評分高達8.9。

它是影史上成本最高的無聲電影,約合現在的2億美元。

最開始的片長有210分鐘。

但由於歷史原因,有近四分之一的影片內容已經永久丟失。

直到21世紀初,才有人在阿根廷發現一份拷貝。

修復出瞭至今最接近原版的150分鐘版本。

並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選為世界文獻遺產。

它已經超越瞭本身的藝術性和商業性,成為人類文化的一部分。

而且希特勒也是這部片子的忠實粉絲。

他甚至承諾,本片猶太裔的導演導演弗裡茨·朗可以成為一個「名譽雅利安人」。

並試圖說服導演為納粹效勞,但遭到拒絕。

而本片的編劇,同時也是弗裡茨·朗的妻子,卻沒有跟隨丈夫離開德國。

反而加入瞭納粹。

二人就此分手。

《大都會》故事設定為一百年後的世界。

社會分為兩個階層,地下的勞工城和地上的大都會。

靠雙手建立瞭機器並日夜維護的是工人團體,他們群居在地下城。

資本傢生活在富麗堂皇的地上大都會,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。

這個設定和《北京折疊》基本一致。

不過,《大都會》中沒有折疊的功能。

《北京折疊》中第三空間的人,之所以生活艱苦,是因為機器基本上替代瞭人工;

而《大都會》中,工人們為瞭維持機器的運作,一直工作。

《大都會》的故事並不復雜。

就是一個沒吃過苦的天真富二代,對工人之女一見鐘情。

追隨她來到地下勞工城,發現底層人民的疾苦,然後跟他的資本傢父親斡旋。

最後父子倆差點把大都會全都毀瞭。

故事格局,相比於這個吊炸的的創意,的確小瞭一點。

但它在科幻電影史上的地位,已經如同裡程碑。

這部電影的群演人數多達37000人。

對於當時大蕭台中產後月子中心條時期的德國,創造瞭大量就業機會。

一個牛逼的劇本,歸功於天才編劇。

而一個並不是很出色的劇本,卻可以把它拍成神作,那必然要歸功於導演。

弗裡茨·朗就是這麼一個化腐朽為神奇的導演。

為瞭一個鏡頭,他可以連續拍兩天,直到滿意為止。

拍攝女主被燒的情形,為求逼真,堅持用真火以達到效果。

就是這麼精益求精的態度,才讓這部作品完成度如此之高。

除瞭完成度高,他還用瞭很多超越時代的表現手台中月子中心價位法。

上世紀20年代的德國,正處於一戰後的恢復期。

而德國導演們也抓住瞭人們內心的惶恐和不安,在電影中利用變形誇張等手法,形成瞭有特色的德國表現主義電影。

《大都市》就是代表作之一。

這部電影裡,演員們的妝容和表演都十分誇張;

而且有很多奇特的鏡頭。

除此,還有濃重的宗教隱喻。

女主的名字就是聖母的名字—瑪利亞;

在她身上,也具有聖母瑪麗亞的宗教色彩。

電影中不止一次得提到七宗罪 、巴別塔、揮舞著鐮刀的魔鬼,以及大洪水等意象。

從人物關系上來看,操控整個大都會的男主父親,就是上台中產後護理推薦帝的形象。

而遊走在父親和勞工們之間的富二代男主,對應台中產後照護介紹的則是耶穌。

影片中不止一次提到瞭一句臺詞:

大腦和雙手之間的協調者,必定是心。

象征大都會大腦的是男主父親;

象征雙手的是勞工工頭。

富二代男主起到瞭心的協調作用。

與此同時,作為大都會大腦的男主父親,求助於科學傢,造出瞭一個跟女主瑪利亞一樣面目的機器人。

機器人瑪利亞成功點燃瞭底層勞工們的憤怒情緒。

挑起瞭與資本主義的抗爭。

吃瓜群眾一點就著,瞬間摧毀瞭維持生產的機器。

結果引發瞭勞工城的大洪水。台中產後護理機構推薦

勞工們留在傢中的孩子危在旦夕。

機器瑪麗亞也從革命領袖變成瞭女巫,最終被吃瓜群眾燒死在火刑架上。

多虧瞭男主富二代和女主瑪利亞,救瞭勞工們的孩子。

最終,資本傢父親和工頭在富二代男主的調解下,握手言和。

難怪希特勒會這麼喜歡《大都會》。

甚至曾被攻擊《大都會》是宣揚納粹的右翼烏托邦寓言。

到瞭80年代,才開始被很多人視為典型的後現代主義電影。

一個世紀後的我們,再看這部電影,不得不折服於前人的想象力。

太niubility!

    tcj56xbn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